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雨花濃

歷歷如夢心情依舊,偷個陽光午後想個夠,一轉眼,又已過了春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卡 带 机  

2011-07-18 21:33:14|  分类: 筆墨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最近一直在用卡带机听音乐,因为怀念。

    自从有有了CD机、MP3、MP4,似乎很多人早已经忘记了体积大、容量小的磁带,早就忘记了播放磁带的卡带机。我曾有一只AIWA和一只体积庞大的SONY,当时不觉得怎样,多年下来也早就不知去向,而今惟有在记忆里回想伊人“倩影”,若有所失。前几日打扫房间,整理了一框磁带,不禁好奇这些磁带是否还可以听,便找来姐姐多年前的SONY FX877。摁下PLAY键、戴上耳塞,音乐响起,我一下子就舍不得再放下。到不是因为音质有多好,而是我确信,里面的音乐被刻成CD或者是从网络里下到MPX,都无法替代卡带机带给我的感受:打开磁带壳、装入卡带机、塞上耳塞、摁下PLAY,这一连串的动作,是什么也无法替代的。

    我的磁带并不多,我总是谨慎地挑选这些物品,在熟悉的音乐作品里打转,不愿意尝试其他音乐,所以我这里大多是一些抒情的女歌手缠绵的声音,或者是寂静的轻音乐。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明白,我并非喜爱寂静,我所爱的是其中能够给予我内心寂静的力量,无论这种力量是用何种形式表现。这就像,我喜欢诗词,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酸腐的诗人;我喜欢网球,并不代表我认同那些关于超越自我的大理论;我爱怀旧,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时光倒流;我爱古人风雅情趣,却并不代表我会喜欢那些把自己扮成古人的所谓的汉服之风。我所爱的,是能够令我感到美的那部分,我喜欢的事物如此多、甚至冲突,我却因此终究不感到负累,因为美是可以共存的。

    天气阴沉、电闪雷鸣,眼看要下雨了,我在这里听Gerorge Winston的《December》。这是许多年以前的声音,风从白桦林间穿过,白的雪,墨蓝色的天。我总是听着听着就忽略了周遭的人和事,以为自己身在暮色暗合的山野之中,不远处是家,里面透露着橘黄色的灯光。这场景,我不知道在醒着的时候梦到多少回,孤独又温暖、自由又落寞、是内心不可碰触的柔弱被碰触后的疼痛又快乐。真难描述如此矛盾的感受。

    人们对于物品的迷恋,并非仅仅因为物品本身的价值,还包括附着在它上面的记忆。对于我这样年龄的人来说,卡带机是年少时候的好伙伴,如同是过去的见证者、一路走来的朋友,懂我、听我、陪伴我。那些连父母都不会知道的处境孤单的日子,我曾是怎样戴着耳塞在阶梯教室里将自己与外界隔离,内心激烈却外表冷漠的错误表达,是我幼稚而无助的年少一段时光。斗转星移,时光终究前行,伤心终究会像磁带转过去。我因此知道没有什么分离可以叫人非常非常害怕,没有。

   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