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雨花濃

歷歷如夢心情依舊,偷個陽光午後想個夠,一轉眼,又已過了春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只是闲话  

2010-09-16 22:00:31|  分类: 筆墨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  今晚的天空很干净,月亮明亮而且轮廓鲜明,过几天就是中秋了。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手里拎着一只蜜柚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柚子,这是我吃的为数不多的水果之一。最喜欢的是柚子皮,买柚子的时候我都会提醒人家:请帮忙把皮留下。我可以一口气吃掉半只柚子,然后把另外半只连皮一起放进冰箱,第二天带到办公室和大家分享。吃完柚子最怕刷牙,可我还是忍不住晚上吃,所以刷牙的时候便是一副又难受又满足的奇怪表情。秋天里许多水果上市了,嘎拉果也随处可见,无聊的时候我随口问同事:知道嘎拉果和苹果有什么不同吗?接着就大发感慨:你是没有在北方生活的经历啊,否则就知道两者的区别了。在我的印象里,嘎拉果是来自内蒙一带的水果,这个印象可能源自小时候。那时候在内蒙的某个城市,中秋节前夕每家每户都打月饼,打好的月饼放在瓷缸里,同时放许多小沙果在里面,待到中秋,月饼便充满了果香。可能是我把小沙果和嘎拉果弄混了,所以从小就有“嘎啦是北方的水果”的印象。据说嘎啦果和苹果是一样的品种,可是我怎么吃都觉得两者味道相差甚远。可能口味和品种本身就没什么关系吧。

    周作人说他家乡有人酿酒,“每年做醇酒若干坛,按次第埋园中,二十年后掘取,即每岁皆得饮二十年陈的老酒了”。我听了转念一想:恩,这想法真好呀,我何不也采用这样的方法藏茶叶?这样以来就不必可惜被自己喝掉的茶,也不必要面对足足保存了多年的好茶踯躅不已。心里拼命点头,此法自今年开始实行。说到这个我又突然想起曾和姐姐约定好的:自此以后,我们每年都要照一张全家福,把它列入年度计划。我家人口单薄,再加上都非长袖善舞、好交朋结友的人,因此更显孤伶。不知道为什么,人世间许多事情都无法如人所愿,例如聚少离多的痛,更多时候,我们总和那些不相干的人在一起,我一直猜不透人生的这一层用意。

    天气越来越凉了,今年家里的菊花开得很小朵,原以为开不出来了呢。这株菊花已经在花盆里长了好多年,等这次开过,我打算将它移到更开阔的地方。我是爱菊花的,就像我喜欢吃柚子没道理。我不是个会讲话的人,但有时候却会变得像唐僧似的唠叨不休、嘴巴也挺碎,这个时候的我愿意解释许多原本不愿解释的东西,甚至连原本找不出理由的也会说出一二三。然而更多的时候,我更愿意自己去感受自己,不求被人知道、不求被人理解、不求被人欢喜。也许生活就是如此,它教人慢慢接受孤独,然后开始享受孤独。我想在这样的心境下,中秋我可以读完《瓦尔登湖》。

    就在本文将要结尾的时候,小帅告诉我说他过几天去西北,他说:可能西北有些冷了。我原本想说:如果遇到河流,请记得在河流边搭起帐篷,夜里看星星,清晨露水晶莹。可我最后只说:要带衣服,注意安全。因我明白其实他想说的是:措措姐姐要开心啊。恩恩,我心里记得。

    内蒙的爷爷和哥哥分别寄来了内蒙特有的大月饼,我分给姐姐、邻居、同事、朋友吃,希望他们也喜爱我第二个故乡的味道——甜甜的豪迈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