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雨花濃

歷歷如夢心情依舊,偷個陽光午後想個夠,一轉眼,又已過了春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光灿烂猪八戒(5)  

2010-04-03 09:20:42|  分类: 筆墨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 父亲自过年开始一直住在家乡,这个清明我打算要回去,父亲因此发来信息说:帮我带几件衬衫回来。然后电话那头父亲一一指点哪一件、什么款式、放在何处云云。我听着听着忍不住笑了起来,然后敷衍道:好的我记下了。其实我一头雾水,对于父亲的衣服,我只知道哪一件穿在父亲身上好看,但真若让我去翻箱倒柜找那一件出来又是极困难的,因为叠在柜子里的衣服似乎都是一个样子,尤其是父亲的衣服,我实在没概念,连大小的概念也没有。我只给父亲买过一次衣服,是刚工作不久的事情。当时我看中一件羽绒背心,我问:这个有大号的吗?卖衣服的男老板说:没有再大的了,你要买给谁穿?我说给我父亲,老板说:他多高?胖吗?我把老板打量了一回说:和你差不多高,不胖。其实,对于男性的身高我也是一头雾水,除非这个人特别高,否则其余的在我眼里1.60或是1.79都似乎是一个样子。父亲是不是和眼前这个人差不多高,我还真说不好,只能凭印象,且是个很不靠谱的印象。后来衣服买回去了,果然小的不靠谱。

    我按照父亲的指示在他的衣柜里找那几件被钦点的衣服,翻着翻着,看到一件格子的衬衫。很好看呢,是我喜欢的颜色,咦?看上去挺小的样子,可不可以借我穿穿呢?试试~我毫不客气地把父亲的衬衣穿在身上,可是,这件看似很小的衣服,怎么穿在我身上这么大呢?袖子怎么这么长呢?罢了罢了。我的确是很喜欢父亲的衣服的,记得父亲有一件羊绒的夹克衫,估计是好几十年前的了,因为缩水小了好几圈,父亲再也穿不下,我见了就要来穿,一直不舍得扔掉。后来我学篆刻的时候,穿的也是父亲打算要扔掉的旧衬衣,这样石头的碎末崩到衣服上也不会太心疼。

    不多说了,继续找衣服……

 

    有一天我的电子词典里显示:在今年365个日子里,那天是第90天。我内心莫名其妙地想高兴。也是在那一天,正巧收到了姐姐寄来的两对耳环,是那种走起路来会晃动的耳环呢,样式也可爱得很,一对是雨娃娃儿、一对是晶莹的花儿,是你眼里的我吗?我本以为自己只能戴耳钉了,在岁月中收敛所有的碎响,却原来并不如此。看着手里这对耳环,我内心依然那样雀跃,我可以想到她们随步轻摇、于几缕鬓发间活泼的景象。温良乖顺固然讨人喜欢,但活泼跳脱也同样是一副可亲的样貌。我眼里女孩子大抵有如此的两副面孔,我因此更喜欢女子,那般钟灵毓秀集于一身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

咳咳咳,我最近的文风怎么这么酸?这么造作?不可思议。还是不说了吧,正常了再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