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雨花濃

歷歷如夢心情依舊,偷個陽光午後想個夠,一轉眼,又已過了春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心安处   

2008-07-20 00:41:26|  分类: 筆墨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台风过后的夜晚很凉爽。我在泡茶,见父亲站在窗口,我便放下杯水,走了过去。我对父亲说:什么时候去理发吧,那样就看不到白头发了。我耍着顽皮道:剃个小平头,像小伙子一样。父亲笑了,他说自己剃过平头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后来就没剃了。像所有的往常一样,他玩笑着说:头发长了有长了的好处,有厚厚的头发保护,不怕撞。我跟着笑。暗夜的微亮照不到我的泪光,还有心里深深的,一种深深的悲伤。

    我家在八楼,北面临着一条运河,长年有船,大多来自苏州来自安徽,船里都装着些煤、泥沙、石头。有时候是单独一只,有时候是船队,长长的连在一起。今晚河面上驶过的是来自泗县的船队。因为下着雨,所以船板上没有人,平时总会有几个人,甚至是小孩子、小狗在上面嬉戏。我从来没有好好地看过这些船只,偶尔听到船鸣,只在心里念叨一句:哦,又有船来了。我和父亲靠在阳台上,看着长长的船队:最前面的一只是领头的,后面用绳索一船连着一船。我说好长啊,父亲说这不算长,还有更长的。我说:仅仅靠领头的船用力拉,真不容易。父亲说,在水里行驶不需要太多力气。我说,他们把石头运来运去没意义。父亲说;船运比其他运输便宜。我说他们一只只排得笔直,父亲说:每只船舱都有一个舵手把着方向。我说,船上一闪一闪的是信号灯吧?父亲说是。我问:阿爸,您喜欢这样的生活吗?父亲没听见,任停留在我的上一个问题里,大声地自顾自的在说话。我应和着。然后,我再次问:阿爸喜欢这样的生活吗?父亲笑了,说不喜欢。我马上说:肯定是不喜欢的,还是比较喜欢停留在某一个地方吧。

    我还想问问父亲:船里的人会喜欢这样的生活吗?可我没问,我想父亲一定会再次嗤笑,然后说:这很难说。是的,这样的猜测真的没什么意思。因此我只说了一句同样没意思的话:前进是漂,停靠是泊,在前方停靠便是漂泊。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 

 

 

    船队走得好慢好慢,父亲说可能只有6里/小时的速度,我问:从这里到安徽要多少公里呢?父亲说可能几百公里吧。我吃惊:那要走到什么时候?父亲还是像往常一样说:恩,是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