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雨花濃

歷歷如夢心情依舊,偷個陽光午後想個夠,一轉眼,又已過了春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尘世的心  

2008-04-08 17:08:29|  分类: 筆墨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

    先讲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笑话:上周去做头发,好久之后,理发师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地说:这真是我的杰作啊。他显得比我这个当事人还高兴。我回家后左看右看就是看不习惯,犹豫了一下,喀嚓喀嚓就自己动手剪掉了卷发。之后我好换了个理发店去修理残发。这个理发师一边修,一边讲:你真是英雄,除了你还,现在谁还会剪自己的头发。(我当然是英雄,现实里的他们不知道我是遛乌骓的小英雄呢。)我自己坐在那里想想也笑了:就那么一刀,我就摧毁了另一个人自以为的杰作。再想想,如果这次修得仍旧不尽如人意,接下来是不是要去剃光头了呢?。其实以前我也不敢在自己头上乱下手,去理发也很谨慎,我有这样的勇气源自于姐姐曾经的话:剪就剪了吧,头发剪了还是会长的呀!这一句话让我顿时醒悟,后来,除了理发还有其他的事情我也是按照这个逻辑去想去做的。

 

    再讲个故事。我的第一把紫砂壶是从茶友那里转手来的,之前这把壶在他那里已经养得很好了,转手给我当然会有不舍,我们都戏称这个为“割肉”。记得当时壶到手后我很喜欢,这位朋友说,你先拿着玩儿把。从头至尾没有跟我讲过交易的事情。后来自己真的开始玩起了茶和壶,也经常混迹在这群茶人中间,成了不折不扣的混世盟主(汗!),从前辈们那里趁了好多茶甚至是紫砂壶。起初以为他们是被迫被我趁被我割肉再割肉的,因为自己已经赖皮到了无人能抵御的地步。可是,如今,当两位比我还新手的同事向我请教茶的事情,并托付我买茶时,我才能够了解我那些前辈的心情。我对两位同事说:你们缺什么跟我讲好了,我家里有很多的品茗杯。我甘心被他们割肉,即便自己的段位不高,但我仍旧会我说:想要什么你们可以拿去,但是要记得,等自己成了高手后,你一定也要这样帮助新手哦。这可能就是茶人的心情吧。我所知道的一些茶人也会讲利益,但我知道更多的茶人都有这样一份心境,那就是爱护和舍得。

    我有个朋友,她是一个很爱写诗很爱读书的女孩子,心里有好多好多的浪漫,即便如今已为人母。她还喜欢看小说月刊,我所知道的很多人也都爱看类似的文学刊物,我讲他们是纯文学爱好者,这是很想有能力去守护的一群人。小时候自己很喜欢写作文,想今后要长成一个文学家,长大了才懂得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是由很多因素组合而成的,于我而言,我之所以无法成为文学家,可能最最主要的是我缺少那与身俱来的富有想象的心灵。众多的因素构成了现在的我,而不是一个文学家的我。我的爱好多么广泛,有时候让我自己都感到吃惊,起初我以为自己太笨,什么都学不好所以才学“小猫钓鱼”,后来我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太聪明(好自恋哈,脸红),任何事情一点就通,所以才不屑去精进。我所爱的很多事情,譬如读书譬如种花譬如喝茶譬如书法譬如篆刻,还有其他种种,都是学而不精,我从不着急也不曾责怪自己,因我很知道物为我用的道理,我很知道自己的目的不是想以此养家糊口,更没有想过力求精进以此显身扬名,我所做的那些都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陶冶自身的性情。这可以说是建设自己吗?这是一项多么伟大的工程啊,我现在是这么觉着的。

   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    嗯,那么接来来这一点点时间我们就再来讲讲我的喇叭花吧。这个喇叭花的种子是05年去北京姐姐家的时候采的。姐姐说:多好看的喇叭花呀。我不懂得欣赏,但是喜欢种花,就带回了杭州。后来那些喇叭花种子发了好多芽,开了好多花,又结下了好多种子,我一一收了起来,当做礼物送给朋友送给同事,美美的。如今事隔一年,我也趁着这春光好,播下了种子,它们就这样乖乖地发了芽。如果能够在自然中写日记,那么我们播下的种子,就是谁都可以读懂的词句,小鸟、小虫、小花、小草、河流、高山、天空、雨水,有生的无生的,你们都来看看我所记下的吧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