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雨花濃

歷歷如夢心情依舊,偷個陽光午後想個夠,一轉眼,又已過了春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茶人茶事  

2006-12-12 11:11:16|  分类: 紫砂茶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周渊

    周渊是上海壶友会的会长,谁也说不出这个会长有多大的壶龄,只听说他家里收藏了好几公斤五色土,时不时地搬出来风化风化,说是要多年后拿来做壶壶的。周会长说起紫砂壶便滔滔不绝,他的很多文章或写壶或写泥料的都很精彩,说白了一句话“一听就是个行家。”但是周渊的的确确不是个卖壶的,也不是个做壶的,他是个建筑师。在曾经的一次讨论中,大家对画家叶放的士大夫庭院羡慕不已,惟有周会长一个人能够冷静地说“咱们自己造一个”。

 

祖兄

第一次见到祖兄是在上海壶友周年纪念会上,当时在人群里找了半天,后来经人家介绍了才发现,这位如雷贯耳的普洱茶高手我是早在某年某月的某张照片里见过的,名不副实啊真是名不副实,这就像你通常想象武林高手的样子,原以为是膀大腰粗、身长七尺、外加重瞳阔耳,一副异于常人的样子,没料到出现在你眼前竟然是儒雅有余的白面书生,大跌眼镜的,原来高手真的都很低调的,恩,低调的。

 

玩壶者兄

玩壶兄真名姓林,林兄是我们杭州茶友会的元老级人物,早年便开始收藏紫砂壶,在杭州众多茶友中他的壶龄最高,因为家里壶多,所以每次茶友会大家都指定林兄带壶泡茶,久而久之凡是聚会林兄便自觉带壶,次次不同,每每都会引来大家的啧啧赞叹,往往会有壶友担心林兄壶多难以一一养护,经常热情地提出帮忙代养,这个时候平日里口才很好的林兄总会以沉默相待,任凭你讲的天花乱坠就是不吭一声,只是张着嘴巴看看这个望望那个,一脸无辜。

林兄的茶龄(这里指普洱茶)并不很长,因此也有被骗的经验。有一次林兄花了120买了一饼茶,兴高采烈地又是拍照又是上汤,我看了后说:买贵了。后来找来资料给他看,人家只要卖40,林兄当场就吐血,难过了很久,后来林兄就一直说要开家茶叶店,自己做老板,平价卖真茶。呵呵,希望林兄的小店早些开张,就方便咱们趁茶趁壶啦,哈哈。

 

茶末茶梗

茶末茶梗是我们杭州茶友会的副会长,这是一对年轻的夫妇,茶末是婆婆茶梗是公公。茶末经常说自己是茶的精华,而茶梗又硬又韧就如同茶梗公公又臭又倔的脾气。

茶末是医生,很耐心的医生,又风趣又健谈,每次茶友会的开场几乎都是一场小小的医学讲座,大家总是有好多这方面的问题要问茶末,一边喝茶一边听讲座到是挺舒服的,可是辛苦了茶末,该赏茶三杯。但是,后来大家觉得还是要收回这三杯茶,因为茶末和茶梗经常迟到,也算功过相抵了吧。

茶梗最近很痴迷紫砂壶,茶末很担心。这很好理解,在一个家庭中,一旦公公有了紫砂壶这样“烧钱”的爱好,婆婆通常都会很担心的,(我喜欢紫砂我妈就很担心)。幸好茶梗的心很平,有随缘的得失心,在紫砂学习和收藏的道路上走的稳稳,我觉得这样就很好,我也觉得我们大多数人都该是这样的(一不小心又表扬了茶梗一下下)。

 

 

我不是卖茶的也不是做壶的,作为一个有爱好而不痴迷的人来说,能由因缘尝到几杯好茶收到几把好壶便已经足够了。经常有人问我:你年纪不大,又是女孩子怎么会喜欢茶喜欢紫砂?每次被问都会木讷而不能答,后来归纳了几个字:本真的平静。关于这个,无论你怎么理解都是不错的。此外关于我的这些朋友,我想我们不仅仅是因为相同的喜好而聚在一起的,应该是心灵深处一种相契合的平淡和明净吧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